粽子君™(开学暂退)

小声bb,点开下☞
第五人格杂食党,主佣园
坚定bg党,同性友情向
学生党刚刚入坑发东西贼慢
喜欢手绘,文笔一般
有脑洞但不会写(画)(*꒦ິ⌓꒦ີ)
一直想画条漫,没经验
一直想写文,写不下去
既然如此,那就这样吧
尝试手绘中。。。

很久没画过了,开学前最后一天来一张
像我这种条件也只能手绘了。

开学后会停更,如果有空会在假期更的。

(画完之后总感觉发型像祭司?)

我还能嗦森莫,我家的网速简直……

另:最近有些忙,可能会缓更,而且很快要开学了,假期再见吧。

二、游戏开始

*cp:主佣园,空冒应该是友情向
*严重ooc,尤其是奈布啊,啊啊啊!不要在意时代背景;
*私设一堆;
*文笔就那样,写不出想要的效果;
*内含多人视角;
*有后续。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
1
    奈布早早从房间醒来,与其说醒来,不如说他昨夜根本没睡,一想起那次战争,便会彻夜无眠,这已经成为常态。他揉了揉额头,还有两个小时左右集合。得先为接下来的游戏做些准备。”
   他开始在庄园晨练。毕竟参过军,从不打无备之战,要预防种种突发情况,毕竟再也不想出现那种悲剧了……
    不知不觉到了集合时间,他早早来到昨天的大厅集合。第一天的大家都很守时,人很快齐了。
    夜莺女士对所有人说:“接下来,将会随机匹配进行游戏,准备好了,就请按下你们旁边的准备键吧。”
    奈布看着扶手上的红色按键,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,他感到一阵眩晕,眼前的场景也变得模糊……

    当他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破旧不堪的长桌子旁,桌上的烛火摇曳着,窗外似乎有着什么敲击声,时不时有黑影闪过,极其的诡异。正前方是一块巨大的帷幕,后面似乎隐藏着什么危险……
    “真是太神奇了。”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。奈布转过头,是昨天的伍兹小姐。她的脸上满是惊喜,与周围诡异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    “是啊,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”另一个穿着暗黄色军装的女孩带着赞叹的语气说到。
    “哇哦,这一定会是一场精彩的冒险经历,我一定要把它编写成故事!”是那个自称“冒险家” 的家伙,之前在大厅里就已经领会到他“吹牛” 的本领了。
    “咦,是萨贝达先生先生呀?”  艾玛转头发现了奈布,微笑着打招呼。
    “嗯。”太耀眼了,她不应该出现在这。
    “嘿,大家来自我介绍一下吧,一起游戏也是缘分嘛。”艾玛又朝另外两个人说,“我是艾玛·伍兹,是个园丁。这位是奈布·萨贝达,是退役雇佣兵哦。”
    这家伙,不经我同意就把我介绍给别人了吗?奈布撇了撇嘴。
    “我叫玛尔塔·贝坦菲尔,是空军……唉,准确说应该只是一个在地面上做信号引导工作的。我带了一个信号枪,或许有点用处。”
    “嗯。这位先生呢?”
    “库特·弗兰克,职业嘛,当然是冒险家了欸,我跟你们说,我曾经balabalabala……”
    “好了好了,都听你叨叨了无数次了,能不能安静一会儿!”玛尔塔有些烦躁。
    “哦,好吧……”库特低下头,用手指在桌子上画圈圈,一副委屈样。
    “噫,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啊!”玛尔塔做出鄙夷不屑的样子。
    “哈哈哈!”艾玛被两个人的样子逗乐了,捂着嘴也笑了起来。
    奈布注视着艾玛,却没有察觉,自己的嘴角也微微的上扬了。
    这位园丁小姐很快也察觉到了背后的目光,于是回头看向奈布。奈布急忙又转过头来,脸上还残存着一丝红晕。
    可即便是转过了头还是逃不了艾玛的眼睛,艾玛轻笑着,又回过头去。
    还是被发现了呀……

    还没来得及反应,又是一阵眩晕,睁开眼,奈布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废墟中。长过膝盖的杂草,结着蛛网的断垣残壁,锈迹斑斑的器材……无不透露着破旧与死寂。像是一个军工厂。
    规则怎么说来着?破译五台密码机就能逃出这里赢得游戏?
    奈布抬头看了看,不远处有根明黄色的天线,应该就是所说的密码机了。他迅速来到密码机前,准备破译。
    他开始敲击按键,密码机发出了很奇怪的噪声,在耳边嗡嗡的回荡着,大脑被这声音充斥着。
    不!!!
    奈布用双手抱住了头,痛苦的蹲下来。战争!他想起了那一场场可怕的战争,夺走了无数生命的战争!他死死盯着这台破旧的密码机,好似它就是个恶魔。
    不行,我还有要保护的人,不能就这样逃避。
    他站起来,重新走向那台密码机,尽量不去听噪音,开始破译起来。
    “啊!!!”一声女孩的惨叫使奈布一怔,随即停下破译在一面残墙后等待着。
    是谁?!

2
    艾玛刚刚进入这里,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小房子里面。里面有一台机器,已经很旧了,但还在不停地运转着;墙上还有一些军事武器的图纸,艾玛对这些并不了解,便没有细看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在一处角落里,堆放着不少麻袋,似乎有点燃过的痕迹。
     “I will find you,”艾玛注意到了墙上狰狞的字,“找到谁?书写者似乎情绪很强烈,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还是……”艾玛打了个寒颤,没有继续想下去。
    
      离开了小房子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色彩鲜艳、奇形怪状的椅子。对了,规则说“监管者”就是用这种椅子淘汰“求生者”的。不行,不能这样,不能让同伴们离开!我要把它拆掉、全部拆掉!
    艾玛立即拿起工具箱,对着所谓“狂欢之椅”一顿乱敲,直到它坐垫倾斜,冒起青烟才肯罢休。心脏砰砰直跳,艾玛以为这是情绪过于激动导致的。
    这样你们就不会离开了吧……
    正想着,艾玛回过头,猛烈的敲击使她头晕目眩,伤口汩汩的冒着血。
    “啊!!!”疼痛与恐惧使艾玛的惨叫极其尖利,惊起了几只乌鸦。
    她捂着伤,趁着“监管者”擦刀的时间赶忙跑进一片废墟,蹲下来。心跳逐渐平静,看来他没发现自己。
    “呼——”艾玛长舒了一口气,看着手臂上的伤,咬咬牙站起来,却又一个踉跄摔倒在地。血流了不少,看来还是高估自己了。
    回想起那个袭击她的身材魁梧、满脸绷带、穿着黄色背带裤的男人,艾玛不禁颤动了一下。
    是他……吗?
   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意识渐渐模糊。

    “伍兹小姐?”
     即将陷入昏迷的艾玛被这一声呼唤唤醒,费力地睁开双眼,宽大的绿色兜帽,看来是萨贝达先生了。
    “萨……嘶——”艾玛尝试着用手撑起自己,但又因为伤势过重而倒地,这次却跌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。
    “你失血不少,得赶紧止血。”奈布从自己衣服上扯下一块布,把伤口简易包扎好,“还好止血及时,应该很快就能恢复行动。”
    “谢、谢谢你。”艾玛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谢。
    “不客气,我昨天可答应过你要保护你。”奈布瞥了一眼面前的小姑娘,又把脸转向别处。
    “欸,我那只是开个玩笑啦,萨贝达先生居然当成约定了吗?”
    “……你可以直接叫我奈布,不用敬语。”
    “哦,那你也可以直接叫我艾玛。我发现我们很有缘啊,那就交个朋友吧。”艾玛说着,伸出了右手。
    奈布愣了一下,随即也伸出了右手,缠满绷带的大手握住了那只白皙的小手。
   就这样?奈布暗自想着这样天真的人怎么会来到这里。
    “那么,奈布,我们去破译吧,还在游戏中呢。”艾玛指了指墙后奈布破译了部分的电机。
     奈布点点头,随艾玛来到电机旁,继续破译。
    有她在,战争和灾难似乎都会远离呢。
   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  
以上是第二篇的主要剧情,下面的就当是番外吧。
   

3
    玛尔塔现在有点方。
    自己明明正在破译,可头上依然有三只乌鸦在盘旋着。
    什么鬼,规则不是说只有长时间不破译才会长乌鸦的吗?她停下破译,又重新开始破译,乌鸦依旧盘旋着。。。
    嗯?
    正当她疑惑时,心跳在慢慢加快。不好,有危险在靠近!
    她迅速翻了个窗,蹲下来静观其变。
    自己刚刚破译的那台机上仍然盘旋着乌鸦,满脸绷带的监管者来了,拿起手中鲨鱼一样的东西朝电机一敲,库特便捂着伤口从草丛里跳出来。
    呵呵,原来是这家伙。
    玛尔塔并不想救他,毕竟差点坑了自己。可当他被垂倒在地挂上椅子,正在破译的玛尔塔却有了一丝不安。她总是分神去担忧那个坐上椅子的家伙,导致她的电机破译速度大大降低。
    “烦死了,还是去救一下吧。”玛尔塔还是扔下电机,赶往绑着库特的椅子。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
下一篇大概以库特视角开始,这一局游戏就能结束了,有空的话会写其他角色的第一场游戏。
感谢阅读哦,想要你们的比心❤

【弱弱问一句,链接怎么放,想放上一篇的,方便查看,但我不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】

置顶

虽然估计没什么人看,但还是想bb几句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

住校,时间太少,至少到国庆都得暂退
——9.8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

文:
有很多脑洞,但不会写
主要是没怎么写过
目前正在尝试中
希望越写越好吧
另,我写文很慢

图:
自学过动漫
总觉得人体不行
一直想尝试条漫来着
如果要更的话会很慢

喜好:目前沉迷第五

主吃佣园/前机/裘盲/鹿医/黄祭
杰佣园不错(杰佣不算)
BL很难接受
GL还可以,比如:蛛机/蝶盲/机盲/空机/园医……
还有的cp我是有粮就吃,比如:佣空/杰园/杰空……

另外,我是空军厨和小特厨

接受安利,成长中……

一、开端

*此篇cp:佣园。进度较慢,其他cp估计得到后面了;
*严重ooc(不要在意时代背景);
*私设一堆;
*这篇没有游戏情节,下一篇才有(进度啊);
*文笔就那样,写不出想要的效果;
*有后续。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
  1.‖艾玛视角‖
    是这里吧?
    艾玛拿出一张邀请函,看了看地址。欧利蒂丝庄园啊,比想象中的要更古老一些呢。
    她推开生锈的铁门,铁门发出“吱——嘎——”的怪声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唔,也更阴森呢。

    艾玛·伍兹小姐敬启:
    不知您是否对一个“游戏”感兴趣。
    我诚挚地邀请您前来欧利蒂丝庄园,若是能够赢得这场游戏,将会有一笔神秘的奖励,可以是您想要的任何东西。您需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,住处等已经安排好。
    另外,您很可能在这里遇见您的“故人”,想必您会前来的。
    地址就在欧利蒂丝庄园,请在×月×日务必赶到,别忘了带上邀请函。感谢您的参与,一定会使游戏更加有趣的。

     这是艾玛前几天收到的奇怪邀请函。
    没有落款。
   游戏?有意思,比在这座毫无趣味的城市里做一个园丁有趣多了。她开始收拾起东西,瞥了一眼床头,一个复古相框立在那里。照片上是一个穿着黄色背带裤的男人,肩头还坐着一个戴草帽的小姑娘。那位“故人”会是他吗……

    “您好,是伍兹小姐吧?”这突如其来的问候打断了艾玛的思绪,抬眼一看,她吓了一跳,竟是一个人面鸟身的怪胎!
    “啊……是的……没错……请问您是?”
    “我是夜莺,专门接待前来庄园的客人们。先到的人们都已经在大厅等候了,顺着地上的银色脚印就是去大厅的路,不要迷路哦。”
    “那你……”
    “还有几位客人没有到达,我还得再等一会儿接待他们,等人到齐,我自然会到大厅的,请耐心等待。”
    于是,艾玛暂别了夜莺小姐,顺着地上的银色脚印,来到一扇大门前。
    她使劲地推门,真重啊。
    刚进门,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门在背后猛的关上,发出了很大的噪声,大厅里的人纷纷看向她。
    额,有点尴尬。
    “嘿,新来的,注意点!”说话的是一个带着头盔的大块头,他似乎浑身都是肌肉,运动细胞很发达的样子。
    “额,抱歉,我会注意的。”艾玛无奈的道歉,这个人真不友好。
   
    她想找个位置坐下,这时,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女生朝她摆摆手,示意她过来。于是她坐了过去。
    “我叫艾米丽·黛儿,是个医生,哦,可能我的服装总会让人误会,但我确实是医生。别管刚刚那个‘拖把头’,这种人就是这么粗鲁。”
    “啊,谢谢你。我叫艾玛·伍兹,是个园丁,叫我艾玛就好了。”
    “嗯,那我们做个朋友吧,在这里还能相互照应。”艾米丽向艾玛眨眨眼。
    “当然好啦!”真开心呀,我在这里也交到朋友了。

    等待是漫长的,为了打发时间,艾玛和艾米丽开始打量起大厅里的人了。
    “噫~你看那个威廉,坐姿可真不雅。”
    “就是,讨厌的人就这样。”
(作者bb:威廉被莫名嫌弃,心疼一秒钟)
    “咦?看那个小姑娘,好像还是个小孩子嘛,看起来很瘦小欸。”
    “唔,是的呢,她似乎很沉迷机械的样子嘛。哇,快看那个男的,他的兔牙好搞笑哦!”
(作者bb:莱利也被莫名针对。。。)
    “哈哈哈,还戴眼镜,装斯文!”
    “那个穿军装的女生好帅啊!”
    “嗯嗯,好想像她一样……”   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女孩子就是爱八卦,两人不停地评论着周围的人,时不时“咯咯咯”的笑着。

    “吱——吖——”大门被推开,一个戴着宽大兜帽的男人进来了,脸几乎被遮住,看不见任何表情;胳膊上缠满绷带,似乎受过很重的伤。从气场看来,绝不是等闲之辈。
    “欸,艾玛,你看那个新来的人,好冷漠哟。”艾米丽悄悄地对艾玛说。
    艾玛看过去,只见那个人选择了一个离大伙都很远的位置,单手托腮,对面前热闹的场景丝毫不感兴趣。
    “看他的手指。”艾玛指指他另一只手,那只手正用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,“看节奏,感觉像是一首军歌呢。”
    “还真是。艾玛,你的观察力真棒呢。”
    “可能吧,嘻嘻。”艾玛笑了笑,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的事吧。
    如果可以,可以和那位男士交流交流呢,或许他是个有意思的人呢。

    艾玛正准备向艾米丽诉说,门再次被推开,是夜莺女士。
    等大家安静下来,夜莺女士开口说:“现在呢,第一阵营的你们便到齐了,感谢大家的参与。我想你们每个人来这里都是有不同目的的,关于神秘奖励,还没到时间,暂且不谈。下面我来讲解游戏的规则……(省略)……在这里的时间分为游戏内和游戏外。在游戏外,你们可以自由活动、娱乐,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家吧。游戏嘛,自然是参加次数越多越好,不强求,会联系到你们的奖励。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   一个人举起手问到:“刚刚提到的‘第二阵营的人’究竟是什么样的?”
    夜莺女士嘴角微微上扬,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:“等你在游戏中见到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 另一个人站起来问:“受伤了怎么办?”
    “游戏中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,但放心,绝不会让你们有生命危险的。”
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正当夜莺女士以为问题问完时,那个戴着兜帽的男人慢慢站起,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问到:“举办游戏的目的是什么?谁是庄园的主人?”
    夜莺顿了一下,说“抱歉,我只是负责接待你们的,不参与游戏,与其说我不能告诉你,不如说我也不清楚。”
    “好的,明白了。”那人点点头,坐下了。
    “既然没问题了,那我先给大家安排住处吧。请女士们随我来。”
    是个警觉的人。艾玛心想。

    7名女士(园丁,医生,空军,机械师,盲女,祭司,调香师)被安顿在庄园的不同房屋,而且每个人的房屋配置还是根据屋主人的兴趣爱好的,艾玛的房后,就有一个小花园,真是贴心呢。
    “今天没有游戏,大家先休息一天吧。也可以在庄园内随意逛逛。”夜莺女士说完,便返回大厅去安顿男士们了。
    “我想去庄园里逛逛,艾米丽,一起吗?”艾玛问到。
    “抱歉,我现在有点累了,不如下次吧。”艾米丽打了个哈欠。
    “哦,好吧,那你好好休息吧。”艾玛向艾米丽告别完,便向门外跑去。

2.‖奈布视角‖
    这里的待遇居然比想象中的要好。
    除了不能到庄园外,几乎是自由的。还是先熟悉一下庄园吧。

    奈布·萨贝达,一个退役雇佣兵,经历了无数场残酷的战争,目睹过无数惨无人寰的场面。逐渐的,他的内心也不再波动,甚至习惯于这种杀戮了。
    直到他的一位挚友牺牲在了他面前,他的大脑猛然间短路。他终于受够了这样毫无自由之说的生活,决定离开。
    不久,他便收到了一封信和一张邀请函,邀请他参加一场游戏,并许诺他会过上他想要的生活,甚至,信中还说“或许,有一位故人也在那里等待着你。”故人?会是那个人吗?虽然他也不相信人能起死回生,但他依然决心来到欧利蒂丝庄园,。

    至于想要的生活……大概就是和自己所爱的人平平淡淡度过一生吧?并不需要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。这个庄园主真是有趣呢。
    正想着,他便已经走到了一个花园。此时正是黄昏时分,夕阳将落未落,满心欢喜地将赤色东抹一团,西抹一缕。归鸟啼鸣,在庄园里回荡着;紧接着,便是长久的沉默。
    花园里栽了大片的向日葵🌻 ,橙黄色的巨大花盘都朝向了那即将落下的太阳。这真是一道极美的风景。奈布想了想,自己是多久没这样欣赏过日落了?
    他转过身,正准备离开,却听到了一丝声响。雇佣兵的感官很是灵敏,经验告诉他,自己的背后不远处有人。
    “谁?”他猛的转过身,想看看究竟是谁。这……只是一个女孩啊。带着一顶旧草帽,满是补丁的围裙和靛蓝色牛仔裤,正蹲在地上,用手搓了一点泥土,又闻了闻。……在研究泥土?
    此时,太阳已经完全落下,皎洁的月色为大地铺上一层银纱,晚风一浪一浪迎面袭来,吹散了夏日的燥热,带走了内心的烦闷,甚至还掀起了女孩的草帽。
    “呀,帽子!”女孩伸手去抓。
    帽子飞落在地,轻轻落在了奈布的脚边。他拾起帽子,掸了掸上面的尘土,递给了那个急忙跑来的女孩。
    “欸,谢谢你啊。”  女孩朝他微微一笑,翠绿色的眼镜像一汪清水,毫无杂质;脸颊上的颗颗雀斑也为她的可爱增了不少分。
    “没事。这么晚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奈布对眼前的女孩有些好奇。
    “唔,庄园里居然有个大花园,里面的向日葵长势很好,就来研究研究这里的土质啦。”女孩摸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。
    “对了,我叫艾玛·伍兹,之前是一个园丁。请问先生是军人吗?”她眨着眼睛。
   这么敏锐吗?真是小瞧她了。 “奈布·萨贝达,退役雇佣兵。”
    “很厉害的样子呀。”她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    自己只能轻声地笑笑。一个连最亲密的战友都保护不了的人,厉害?笑话。
    “雇佣兵并不……咳咳,”奈布刚想反驳,却又把话咽回去,“厉害吗,或许相比常人是这样。”不知为什么,他并不想让面前这位小姑娘失望。
    艾玛笑了起来,“那么可要拜托萨贝达先生了,相信您一定会保护我们的。”

    “前辈啊,你这么厉害,就拜托你保护我们了。”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“有埋伏!前辈小心!!不要管我!!!”
   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,自己被一双耗尽最后力气的手推向远处,而喊叫那个人瞬间被大火吞噬……
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 “萨贝达先生?”
    “啊,怎么了?”
    “您脸色有点不对劲,没事吧?”
    “……没事。”奈布揉了揉额头,“时间不早了,伍兹小姐也快回房间休息吧。”
    “嗯,那好,再见了,萨贝达先生。”临走前,艾玛挥挥手,向自己的住处走去。
    奈布看着那背影消失在暮色中,才拖起沉重的步伐,向宿舍走去。

    该死,明明说了要保护别人,可最后还是连累了别人……他的尸体至今未找到,或许早已在那团火焰中化为灰烬了吧……
    对不起,我太弱了,还是没法保护你……

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.。.:*・°☆

删掉重发一次
稍稍修改了一下,有后续
第一次写文
另外这里面可能会有别的cp,我是一个杂食党,除了bl基本不雷,接受安利。
如果喜欢我想要小红心小蓝手٩(❛ั︶❛ั*)

特蕾西太可爱了

安详去世(✿︶‿︶)

一切等我写完暑假作业了再说吧

说是只有1%的人才有的人格,似乎挺厉害的样子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😁

是牛仔的寄语y( ˙ᴗ. )耶~

可是这内容。。。

两条蠕虫什么鬼 ಠ_ಠ ???

失踪人口回归
(人究竟是怎么画的。。。)

看了玛尔塔的推演(别人做的)
真的好心酸(*꒦ິ⌓꒦ີ)
可能是生不逢时吧,生在了一个有性别歧视的时代
所以我为玛尔塔画了这幅画
虽然字很丑,虽然画的烂,虽然语法可能有问题
但也祝愿她能够得到理解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吧

【我起了个新名字,还记得我么。。。】

关于我之前开的坑,我表示我可能真不适合写文,但尽量写吧,自己也高兴

有点想画其他角色的,这几天准备准备吧

真实游戏经历(遇到佣园)

    今天和我哥以及我同学开黑玩了把第五。
阵容:空军(我)  律师(我哥) 佣兵(我同学) 园丁(路人)
监管者厂长,哎哟我去,加强了之后简直没法玩。
    开局厂长追着律师跑,园丁那个花童那么亮都不追,很快,我哥被两面夹击捶倒在地,然后我去救,傀儡和分身几下子也把我打倒在地。
     律师飞了,厂长来弄我,结果发现找不着椅子,就把我扔地上走了。自愈起来不久又被傀儡打,然后我就看见佣兵也倒了,坐到了地下室的椅子上。之后我流血而亡。
    观战发现,佣兵即使坐上了椅子,厂长还在不停地锤他,园丁拼命地去救佣兵,即使多次被打倒在地牵气球,但是厂长并不把她放椅子,而是送出地下室后让她挣脱。但园丁依旧不离不弃的救佣兵,厂长也不停地把佣兵锤倒在地(我听见了来自我同学的哭声),最终,佣兵飞天了,厂长带着园丁找地窖,但园丁就是不跳,最后也是流血而亡。
    唉,忘记截图了。这个园丁可能是佣园党吧,应该不会是个连地窖都不知道的萌新。
    在游戏中遇到喜欢的cp真的是爽啊!!